孙卓夫:从乐视危局看企业发展过程中的战略抉择

孙卓夫 © 本站原创 2017年07月17日

 7月3日下午,有媒体报道,贾跃亭夫妇及乐视系3家公司的12.37亿元资产于六月最后一周被司法冻结。依据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川北支行提交的财产保全申请,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裁定:冻结乐风移动香港有限公司、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和贾跃亭、甘薇名下银行存款共计人民币12.37亿元,或查封、扣押其他等值财产。

  

过去一两年,乐视不断陷入资金危机,从贾跃亭的公开信开始,有供应商追债,有停发五险一金,也有地产大鳄参与,也有各种金融机构贷款,乐视在危机之中一直苦苦支撑,而如今这次冻结,也许就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成也资本,败也资本”,可谓是乐视发展至今的写照。2004年,贾跃亭带着他从通讯行业赚的第一桶金到了北京创办乐视网,2010年,乐视上市创业板。2011年,小米抓住了移动互联网的风口,抓住了智能手机换功能手机的机会,一鸣惊人。乐视紧随其后开始做电视,并且其内容收费的方式也远比小米的后续收入牢靠,再加上乐视已经是上市公司,不需要估值,而是直接转化成市值,在推出乐视电视之后,乐视网的股价一路上涨。此外,乐视的财报上只显示乐视网的内容收益,硬件微利亏损则是关联公司的事情,于是乐视的股价一路继续上涨。至此,贾跃亭在资本市场上风生水起。

  

2015年前后,随着中国股市进入一轮快牛,贾跃亭开始涉足手机市场,硬件亏损,依靠资本市场的红利补贴硬件。乐视至此,其实本身并没有赚到多少钱,它的钱,更多靠的是资本市场。可在此之后,贾跃亭又盯上了新能源汽车,准备复制一把特斯拉。可是以汽车动辄百亿级别的投入,而主要靠资本市场运作筹钱,很快就使贾跃亭感到捉衿见肘。而背运往往是接踵而来,随着资本市场转为雄狮,原本贾跃亭通过股价上涨来质押股份换贷款来解决资金问题,随着股价下跌,质押贷款变少了,资金链出现严重危机。

 2016年11月,贾跃亭发布公开信,乐视危机开始揭幕。

 从乐视的起家,到兴盛,到如今的岌岌可危,一路走来,乐视的泡沫似乎即将破灭。贾跃亭很明智,他看到了小米的成功经历,抓住了移动互联网的风口,并且看到了内容付费的广阔前景,他选择了电视,电视的使用寿命远远长于手机,也使得乐视有足够的时间使内容利润可以补贴硬件亏损。这一次的战略抉择,贾跃亭大获全胜。涉足手机市场,凭着之前打下的底子,虽然硬件依然亏损,虽然内容收益补贴硬件亏损的商业逻辑在手机使用寿命较短的前提下有些讲不通,但是乐视手机依然热卖。这一次,贾跃亭的抉择似乎没有上次明智,但依然没有太大失误。接下来,不知道是因为贾跃亭太有情怀,还是对乐视太有信心,又或者是对资本市场太有信心,毅然涉足比手机市场最起码昂贵几十倍的汽车市场,贾跃亭忘了,乐视其实并没有赚到太多的钱,做汽车的钱,基本要靠去资本市场运作,而随着资本市场转熊,乐视就陷入了不可自拔的资金危机之中。此后,公开信的发表,极大动摇了乐视合作伙伴的信心,而某领导人说过,信心比黄金还重要。所以,失去了信心的合作伙伴纷纷上门收账,首先是手机供应链上面的企业,然后是乐视高息借款解燃眉之急,终于到了金融机构上门要账。

 

“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这是元末大乱时李善长对朱元璋提的意见,朱元璋凭此最终一统天下,登上皇位。贾跃亭在他一帆风顺之时,似乎忘记了这九个字,乐视本身资本并不雄厚,却涉足一个需要稳定的大量资金投入的市场,而乐视所依靠的,是极不稳定的资本市场。于是,一招行错,满盘皆输。当然,如今这样说,有事后诸葛之嫌,而李善长当年的九字真言,也不能完全照搬到如今高速发展的社会。可是,企业在做战略抉择时,认真审视自身实力、可借力资源和目标市场需求,不畏缩不冒进,这才是最务实的态度。匹配目标的不仅是雄心,更重要的是实力,“广积粮”这三个字,在任何时候都不会过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