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卓夫:管理者的EQ——王安石变法失败启示录

孙卓夫 © 本站原创 2017年04月24日

 在领导职位的人是应该专业能力重要还是情商重要?对于中层领导职位,或许可以通过不同职位的特点做出取舍,而对于高层领导,职责应是在公司战略层面把控全局,团结公司员工发挥最大效能,这就要求了高水平的情商。

大宋无限责任公司到了第六代董事长神宗赵顼的手里,因为由来已久的三冗——“冗官、冗兵、冗费”财务问题,大宋公司已经连续三年利润负增长,长此以往,公司必将倒闭,财政改革迫在眉睫。有鉴于此等严峻的现状,赵顼决定任用王安石出任公司CEO,全面主持变法改革。王安石上任后,设置制置三司条例司、起用曾伉等人、连续出台《青苗法》、《免疫法》等法律条文,从组织架构、人事、规章制度等多方面进行改革,以期矫正弊病,扭亏为盈。可惜,变法轰轰烈烈的进行了八年,最终仍以王安石下台失败而告终。现在看王安石当年的变法,其内容针对时弊提出了有效的解决方案,如果成功,无疑可以扭亏为盈,富国强兵。但为什么会失败呢?究其原因,除了用人不当、思想环境限制等原因外,王安石刚愎自用、情商不高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可以说,从情商角度出发,王安石是一个不合格的管理者。

 

 王安石被时人称为“拗相公”,可以想见其人的执拗倔强性格。宋仁宗时,王安石和司马光被任命为群牧判官,包拯是二人的顶头上司。在一次包拯举办的宴会上,包拯亲自为二人劝酒,虽然二人都不喜欢饮酒,但司马光碍于情面还是勉强喝了一杯,王安石则坚决不喝,使包拯很难下台。王安石的这种性格,在他成为大宋公司CEO后则更为明显,为了他坚持的主义和理想,无论对错,一律听不进任何反对意见,并与多年好友司马光、吕公著等人反目成仇。这些人虽然反对变法,但提出的反对意见都是结合了当时的现实情况,针对变法方案的弊病提出的,如果王安石可以听取这些意见,其变法的成功可能性是可以大大增加的。并且,王安石因为情商不高,故此也不会团结同事。除了反对变法的司马光等人他无法团结之外,连最初支持他变法的唐坰等人最后都反对他,唐坰甚至上万言书历数王安石六十多条罪状。可以说到变法后期,整个朝廷的官员都在反对王安石,一个让全体下属都反对的CEO,无论董事长是多么欣赏他,等待他的也只有下课走人一条路而已。

 

  与王安石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明朝万历年间的首辅申时行,论个人能力,申时行比起王安石差的不是一星半点,但若论情商,申时行则远远高出王安石。申时行在张居正之后继任首辅,在位十年期间调和朝廷矛盾,保障了从张居正到万历皇帝的权利过渡动荡期的国家机器平稳运行。特别是在万历皇帝全面否定张居正的背景下,依然保护了张居正的后人,其情商水平可见一斑。

  

从王安石变法失败的经验中,一个问题是值得企业高层思考的,那就是在领导职位的人是应该专业能力重要还是情商重要?对于中层领导职位,或许可以通过不同职位的特点做出取舍,技术部门自然是专业能力为重,人事部门则偏重于情商。而对于高层领导呢?两者之间应如何取舍?在注重选择专业能力强,可以带领公司发展的人才时,对他们情商的考察也不能掉以轻心。特别是对于高层领导,因为高层领导的职责更应是在公司战略层面把控全局,团结公司员工发挥最大效能,这就要求了高水平的情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