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亚楠:名人故居的合理化开发

李亚楠 © 本站原创 2016年05月04日

新闻摘要:曹文轩获得“儿童文学的诺贝尔文学奖”的国际安徒生奖,这件事在他的江苏老家已经掀起了轩然大波。曹文轩的老宅迎来的不少游客,人们看旧居,“沾文气”,其套路与几百公里之外的山东高密的莫言旧居如出一辙。名人旧居的开发是否可以少一点商业味,这也引起不少热议。

曹文轩的老家位于江苏省盐城市盐都区中兴街道周伙村。曹文轩获得国际安徒生奖的次日,就有江苏媒体来到曹文轩老家,写了一篇《探访中国“安徒生”曹文轩故居:中式院落日式风格》(称“故居”似有不妥,毕竟曹文轩还健在--记者注)的报道,细致描绘了一番曹文轩旧居的模样,“这里是典型的苏北水乡,此时金黄的油菜花开得正盛。”“曹文轩的故居是一座两进房屋组成的院落,其中后面的一幢房屋为日本民居风格,尖坡屋顶的木结构承重框架,与当地房屋不同。据村民介绍,这是曹文轩九十年代初去日本讲学回来以后建筑的。”“走进曹文轩的卧室,只有一床一柜,两张藤椅,墙上挂着一幅江苏少儿出版社赠给曹文轩的书法作品。”

据青年报记者所知,虽是工作日,但这几天去曹文轩旧居参观者已经越来越多,所幸曹文轩旧居比莫言旧居要新得多,结实得多,所以游客没有墙皮可抠,也没有萝卜可拔,秩序还是比较井然的。但是一个宏伟的商业旅游开发计划已经被提出来了。青年报记者查阅到,早在2014年9月,曹文轩老宅所在的盐城市盐都区中兴街道开了一次会议,成立了“旅游业发展领导小组”,会议提出,要按照《2014-2016年全区旅游项目建设三年推进计划》要求,进一步完善“草房子乐园”规划,积极打造以曹文轩旧居为中心,集文学熏陶、科普教育、民俗体验、休闲娱乐四大功能为一体,展现童话之美、生态之美、享受乐趣的儿童主题乐园。

《草房子》是曹文轩的代表作之一。当地借名包装,开发旅游的意图十分明显。该街道还说,要围绕草房子乐园规划,成立旅游项目专职招商分队,出台专项激励措施,加大考核力度,力促旅游项目招选成效显着。这个规划的宏伟程度,一点都不亚于当年山东高密提出来的开发莫言旧居的规划。可以想见,在不久的将来,一个叫“草房子”的儿童主题乐园将在曹文轩的老家出现,一个喧嚣的“旅游胜地”将被寄希望于改变曹文轩故乡的风貌。

不过这件事情还是让人感觉到有一点怪异,在中国,人一出名,就立刻想到其旧居的“旅游开发”,从而立刻想到发展经济、大赚钞票。由文化而想到赚钱,这是很多地方一个比较普遍的思路。显然是一个比较粗鄙的思路,把文化和经济简单粗暴地联系在一起,而不是根据各自的规律办事,这也就是很多名人旧居现状不那么令人满意的原因。在国外,比如莎士比亚故居、托尔斯泰庄园、陀思妥耶夫斯基故居等,其实都是单个陈列的,保持原来的风貌就行,从来没有见过什么打造乐园的计划,但事实上,蜂拥而至的朝圣者在无形之中促进当地经济的发展,这也是名人留给故乡的一份遗产。中国的名人旧居开发,为何不能尊重一点文化,这实在是值得深思。(摘自《青年报》2016年4月8日《行业评论:名人旧居开发不要总“向钱看”》)

意象点评:名人故居是一个城市文化厚重的标志,也是不可再生的宝贵人文资源,它们是历史的文脉,沿着这一条条文脉,可以认知历史名人生活的经历,并折射出历史名人所在时代的变迁。名人故居在保护的基础上进行开发利用,不仅可以让名人的精神、文化核心得以传承,而且经营名人故居的效益可以更好地用来修葺、保护名人故居,所以,名人故居保护与开发可以是一个良性的循环。

第一,对故居的修缮与保护,不应仅仅关注在故居本身,更多时候名人故居是跟周围环境和整体风貌融为一体的,所以在保护和修缮的过程中,不能只着眼于建筑本身,也应对周边的风貌进行控制和保护,才能真实地还原其历史原貌;第二,国外很注重全面真实地反映名人生活的思想内涵和精神风貌,不要仅仅是停留在某一些片段进行片面展示,力求真实全面地还原历史;第三,除了一些传统的动态文字的介绍,图片介绍和实物展示,还要有场景的再现和游客互动体验性的项目,让游客能够在体验和互动的过程中,全面地了解;第四,不仅仅限于门票经济,还要开发、丰富关于名人的一系列衍生产品,例如纪念品、旅游商品等有价值的东西,开发一些让游客可以带走的东西,从而提高名人故居的综合利用价值。

(李亚楠  东方意象文创机构助理规划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