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传军:文化产业创业需要以内容创新为前提

© 本站原创 2016年08月31日

新闻摘要:记者在刚刚闭幕的“十二五”科技创新成就展上获悉,截至目前,我国各类众创空间、科技企业孵化器、加速器等平台近5000余家。繁荣的背后却时常夹杂着难以为继的声音,开年以来,北上广深一线城市的多家众创空间因无法承受租金而倒闭。

科技部门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我国各类众创空间已超过2300家,科技企业孵化器、加速器2500多家。而2015年上半年,我国较有规模的众创空间还不足70家。当前“北上广深”仍是创业者青睐的地方。以北京为例,创业服务机构思达派和旗下创头条联合纳什空间日前发布的北京首个众创空间地图显示,北京众创空间主要集中在三大热点区域:中关村、望京、CBD。

不过,在入驻率上,中关村众创空间平均入驻率也就60%,望京区域约为50%。对此,报告认为,经过一年多的发展,众创空间头部效应明显,纳什空间、优客工场、无界空间等大型空间开始联合纵横,同行挑战加剧,下半年或将迎来新一轮洗牌。

对此,孔雀机构创始人陈鹏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承拖租事实,并将之归结于房租价格飞涨和孵化器资金周转危机。他坦言,孔雀机构孵化器的盈利模式和大多数孵化器相似,包括三个方面:以租金收益为保底占到总收入60%到65%;其次是创业增值服务,包括基础的法务财务税务等培训,核心的创业导师服务和融资顾问服务占到20%到30%。“其他业务从商业角度不方便透露”,陈鹏福称,“政府补贴太少占不到比例。”

艾瑞的数据显示,目前场地的提供仍然为众创空间、孵化器们的主流服务,占比为81.2%,同时有28.4%的孵化器为政府主导型,资金主要源于政府的扶持。从盈利点来看,租金仍是主要的收入来源,其次是提供办公服务收取费用以及未来潜在的物业增值。

据悉,美国的做法则不同。以YC为例,这家硅谷最著名的早期天使投资基金兼孵化器,由于孵化过Airbnb这样的项目而备受关注。YC每年公开征集项目,录取率不到3%,入选项目除了能够获得他们12万美元的投资外,还能得到他们3个月的创业培训。在培训结束后会有一个Demo Day,硅谷顶级的投资人都会来参加这个活动看项目——像集市或者是拍卖会。

其实,国内的众创平台也并非没有创新意识。优客工场近日发布的《中国众创空间发展蓝皮书》提出,很多众创空间没有做到平台资源共享的原因在于量散力薄,各自为营。绝大部分人并没有注重“包容”与“共享”理念,众创空间主体应该多多鼓励联盟、投资、并购,规模化布局。优客工场创始人毛大庆的目标是尽快打造一个“空间+系统+生态+投资+后台”的加速器模式。而这些能够帮助创业者快速成长的能力,显然不可一蹴而就,需要漫长积累。

(摘自《经济参考报》2016年6月17日《年新增近5000家 众创空间同质化搏杀难以为继》)

意象点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浪潮下,创客空间运营作为一个原本不被大众关注的商业机会获得飞速成长,从70家到2300家,只用了1年左右的时间。但当前,非理性和不符合市场规律的创客空间运营正面临经营危机,大浪淘沙已经开始。

对地方政府而言,鼓励创客空间发展是落实国家“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政策的好抓手,但应区分开物业运营者与创业辅助者,要分清创客空间是要做短期目标的“二房东”,还是做创业者的真载体,从而使扶持政策更有针对性、更有效。众创空间虽是好抓手,但不能唯众创空间,培养理性、有活力、掌握先进技术、充满挑战精神的创业者群体才是重点。

另外,对文化产业创业者而言,从内容入手仍是重点,目前互联网领域创业往往是先创业、后创新,但文化产业是内容为王,缺乏好的创意产品、不尊重市场规律,仅有好的商业模式、政府扶持与资金也是不够的。以动漫产业为例,在日本,一般都是先创作、推出漫画试探和培育市场,尔后再跟进投资大、运营周期长的动画,但在国内,很多创业者基本是有了创意后直接大手笔投资上动画,导致我国动漫产业近年来陷入了分钟数增加、但质量与市场反响一直徘徊不前的窘境。鉴于目前大部分创客空间的“名实脱节”,笔者建议文化产业创业者不能以为入驻、入选后就稳操胜券,还是应充分尊重市场规律、将主要精力放在内容领域,一句话:“出来混,还得靠硬实力”。

(刘传军  东方意象文创机构高级规划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