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机关”到“企业”

胡守柏 © 东意管理咨询中心 2015年08月24日

 从机关到企业,这个话题抛出来并不合时宜,似乎是十几年前甚至二十年前的事了。但在为国有企业做咨询过程中这个问题时时困扰着我,却又不得不提。

1994年,朱镕基同志在全国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试点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强调,要全面、正确地理解建立“产权清晰、权责明确、政企分开、管理科学”的现代企业制度,并强调深化企业改革的重点是实行政企分开、转变政府职能,搞好企业内部经营管理,逐步建立社会保障体系。2012年岁末,当回顾和总结所接触、服务过的央企和国企时,发现改革步伐参差不齐,或有姣姣者,但大多数还并没有实现朱总理当初的目标。

这些国企仍然存在较强行政机关色彩,初列了一下原因有六条。

其一,起始于行政机关。细数一数,从开始做咨询到现在,服务过的央企和国有企业有将近二十个,除了山东晨鸣纸业是由集体企业转制而来,其余均脱胎于国家或省级行政机关部门,或由行政机关整合下属业务企业而成;

其二,历任领导十之有七都有政府机关背景,大的央企高管且不说是由组织部任命,小一些的央企或省级国企高管,也经常会遇到是某个部处长调来,或由市级市长或书记调来,这些领导本身就由很强的行政机关色彩;

其三,这些年由于国有企业发展机对较好,甚至“国进民退”已成为社会讨论热点,国企内部薪利和福利待遇也逐步提升,且工作压力相对民企和外企较小,国企成了择业就业理想场所,于是国有行政部门利用手中关系介绍亲戚进入央企或国企成了司空见惯的现象,这些人和行政机关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其四,由于国企稳定,压力相对较小,这些人员进入后也缺少能进能出的流动机制,外部人员进不来,这种行政机关色彩长久得不到稀释;

其五,央企或国企在内部业务流程上多与国资委和行业管理机构打交道,经常接受政府机关或国资委检查指导,也养成了按行政机关的一些作派;

其六,国资委和政府经常派人员进入企业挂职锻炼,这些人员也会把行政行关作风带入企业。

国企与政府千丝万缕的联系造成行政机关色彩较浓,再加上国企往往在“在关系国计民生的行业领域”处于支配地位,所以造成本身在行业的垄断性质较强,所以虽然一直在提建立现代管理体制、自主经营这些概念,但在由机关向现代企业转变过程中,既没有压力也少有动力,碰到问题第一件事情是找政府要资源、找银行要资金,实际上行成了企业绑架政府的困境。确实有一些有魄力的领导人想进行改革来促使企业发展,但变革非常不易,并很难保持变革成果。

机关和企业的差别,笔者进行了梳理,这些差别既存在于管理机制,也存在于思想观念。

一方面,体现于管理机制。行政机关色彩导致组织使命偏向于履行社会责任,比于维持社会经济稳定成为头条,比如某发电企业在行业整体亏损时不得减少发电,即使亏也要保证“政治电”的供给,这样就过份偏离了现代企业对于利润和发展的追求目标;从领导人任命来说,国企一把手任命往往由政府调动任免,而现代企业是由董事会对经营层进行任免;从对子公司管理来说,行政机关过去把子公司当下属单位来管理作用依然存在,而现代企业机制要求的是对于子公司来说区别独立法人还是非独立法人,依据管控机制来进行管理,对于独立法人从法人治理机构任免经营层进行管理,而国企由于总部这种管控机制本身就没有,在下属企业更没有这种意识。从投资管理上来说,由于国企履行了一部份政府使命,所以投资和并购经常会含有政治因素,而现代企业是要注重收益和风险。从员工晋升和发展上来说,国企由于流动性差,往往把“先看资历,再看业绩”作为提升衡量标准,而民企或外企的衡量标准是“业绩和能力并重,资历次之”。从分配机制来说,往往出于“和谐”的需要,沿用近似于大锅饭的机制,并不能真正形成“谁对企业贡献大,谁收入水平就高”“高绩效高收入”的机制,“混日子”成为常态。

另一方面,体现于思想理念。行政机关色彩导致对于政府政策高度关注,举个例子在一家国企做项目,党的十八大召开那天,要求全体员工进行学习,但一般外企或民企基本上不会因为政府会议召开暂停日常工作;在对待风险角度,虽然国资委在对国企负责人建立了一套考核机制,但这种考核机制对绩效关注是不够的,而更多是以“经营难度系数”影响国企高管收入,而由于经营难度系数在高管任期内往往很难有大的改观,所以就造成一种情况——“宁可不发展,不能有风险”,即使有发展机遇,但这些机遇往往也蕴藏着风险,这种发展的风险在民企或外企会带来风险溢价,而国企这种溢价激励作用相对较弱;从部门关系上来说,在民营由于各个职能部门为自身职能负责,所以分管营销和分管生产老总吵架是常事,而国企是“一团和气”。

以上是列举机关和企业的种种不同,这些不同造成了国企发展带来了很多困惑。由于体制的不断变化和国资委的要求,国企都“被要求”成为真正的企业,独立经营、自负盈亏,但实际情况还是“政府经营、人民承担盈亏”,政府通过任免经营层来经营,而企业的收益通过分享企业发展装进国企员工的腰包,企业的亏损通过财政补贴由人民来承担。

从相当长一段时间来看,由于我国特殊国情和历史,现有体制把过多的资源集中于政府或行政机构层面,所有,国企还要在“机关”和“企业”之间长期徘徊。

国企改革,殊为不易!